“学科馆员与嵌入式服务” 综合资料

2012/3/30   点击数:1172

[作者] caining

[单位] 采宁的天地

[摘要] 怎样融入用户学习环境:在泛在图书馆环境下,图书馆可以利用知识管理平台和技术融入用户的工作环境,为用户特别是科研用户提供到桌边、到身边、无时不有的、持续的增值服务和信息服务环境。图书馆服务可利用网络工具和知识管理平台融入用户学习环境,为用户提供体验式的、交互式的、可视化的学习、交流和讨论服务。如除将图书馆服务融入到用户的虚拟社区中,与BBS、Blog、Mailinglist上的用户紧密互动,提供及时有效的学习交流服务外,还可以通过创建E—learning学习平台为用户提供远程教学、自助体验、交互探讨等,直接渗透到用户学习过程中。此外,还可以通过知识地图工具构建可视化、可重组、可扩展的知识空间语义图 ,把用户带入知识世界的内部,教会用户了解知识结构和知识构建过程,教会用户怎样学习,如何获取、复习以及进一步发展知识,促使显性知识更好、更快地转化为用户的隐性知识等等。

[关键词]  学科馆员 嵌入式服务 空间语义图



怎样融入用户学习环境:在泛在图书馆环境下,图书馆可以利用知识管理平台和技术融入用户的工作环境,为用户特别是科研用户提供到桌边、到身边、无时不有的、持续的增值服务和信息服务环境。图书馆服务可利用网络工具和知识管理平台融入用户学习环境,为用户提供体验式的、交互式的、可视化的学习、交流和讨论服务。如除将图书馆服务融入到用户的虚拟社区中,与BBS、Blog、Mailinglist上的用户紧密互动,提供及时有效的学习交流服务外,还可以通过创建E—learning学习平台为用户提供远程教学、自助体验、交互探讨等,直接渗透到用户学习过程中。此外,还可以通过知识地图工具构建可视化、可重组、可扩展的知识空间语义图 ,把用户带入知识世界的内部,教会用户了解知识结构和知识构建过程,教会用户怎样学习,如何获取、复习以及进一步发展知识,促使显性知识更好、更快地转化为用户的隐性知识等等。

嵌入用户学习环境,主要表现在: ①通过知识管理平台,利用各种知识管理技术帮助用户解决学习过程和系统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加强对知识的创造、获取、加工和应用; ②通过提供检索工具帮助用户快速、方便地获取所需学习资料,特别是E-learning系统之外的相关资料; ③通过知识发展机制和数据挖掘工具,帮助用户对获取的信息进一步分析,找到学习资源中隐含的知识或模式,以促进知识的增值。

嵌入用户工作环境中,利用知识管理平台和技术,为科研提供持续的增值服务: ①为用户提供单一的信息、平台和检索工具,使用户能够方便快捷地获取各种STM全文资源; ②对用户科研活动中产生的科研数据进行收集、整理、存储和传递,以促进用户对科学数据的长期获取与利用; ③利用知识地图构建工具,为用户提供知识及其相互关系的链接组织方法,帮助他们按照自己的需求以及需求的变化构造个性化的、灵活动态的知识地图[

嵌入用户日常生活环境 在泛在图书馆服务中,嵌入式馆员不仅通过提供检索技术帮助用户方便地查找所需信息,还可通过智能标签技术等支持用户按照自己的意愿对信息进行个性化分类,促进知识的共享以及通过社会公告牌、wiki、Blog等技术,提供与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信息(如天气预报、火车时刻表、物价表、股票行情等) ,帮助用户了解专题信息、新闻和社区公共事物,促进用户参与社区事务讨论,从而使嵌入式服务在用户日常生活和社区活动中发挥积极主动的作用。

嵌入用户科研环境 学科馆员仍然要保持信息中介的角色,将广泛存在的、无序的信息进行提炼、组织、加工,提供给用户使用。但同时更要以科研合作伙伴的角色深入到科研一线,面向重点科研用户,主动与科研用户保持密切联系,解学科需求,密切跟踪学术研究动态与学术前沿,利用信息分析工具,对学科发展现状、比较研究和发展态势等经过定量和定性分析,提供给用户,作为其确定科研战略的重要依据。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知识化的服务,并将这种服务渗透到课题预研、课题申请、课题研究、成果发表、课题结题、课题评奖以及社会影响评价等科研的各个环节,提供融入科研过程的全程式知识服务,为其学术交流活动提供有效的知识环境构建。

学科化服务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支撑科研人员的科学研究。而在科学研究的过程中,用户不仅要关注科研课题本身,而且还要关注影响其科研过程和效益的多方面因素,比如学术出版的发展与变化、向国内外科技期刊投稿的策略与技巧、作者的个人知识产权、支持科学研究的各种新的工具等等。因此,学科馆员要向科研人员介绍国内外期刊的投稿指南,使科研人员的研究成果速度最快、效果最显著地得到发表。要向用户介绍开放获取。期刊和机构仓储,并阐明用户在自有知识资产方面所享有的权利,保障用户及所在机构合法、合理的权益。学科馆员还要善于教会用户使用各种方便、高效的信息工具如文献管理软件等,提高科研用户的工作效率。

通过哪些方式融入:在泛在图书馆环境下,图书馆服务可通过网络、电话、数字设备、移动设备、到现场、到虚拟社区等方式融入用户的日常生活。如通过RSS推送服务将文本、图片、音频、视频等信息推送到用户桌面,并提供多媒体技术支撑在线浏览和观看;通过社区公告牌、威客、博客、电视、手机、掌上电脑等为用户提供图书馆各种服务信息以及与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天气预报、火车时刻表、物价表、股票行情等;通过网络或深入一线,为用户答疑解惑,将图书馆信息服务带入“主动服务”和“无时不在”的状态。

图书馆可以利用知识管理平台和技术融入用户的工作环境,将知识服务同个人知识活动过程、工作情境紧密相联,围绕个人知识生产链路(文献收集→数据分析→交流协作→知识创造→知识产出(发布、出版) →存档→管理) ,适时嵌入用户所需知识服务(如集成检索、知识发现、内容重组、可视化呈现、知识分享、知识管理等) ,同时以个人知识单元积累为起点、将服务过程中的知识产出进行有效组织,构建出一个不依赖于具体应用系统、适用于多种环境的虚拟个人知识空间。嵌入式泛在个人知识服务模型是由个人知识活动、知识环境、知识空间以及服务工具构建而成的各种知识服务的集合,它通过一系列服务工具,在个人知识活动中获取需求,在知识环境中获取内容和知识描述,从而在知识主体的参与下构建出个人知识空间。

嵌入式泛在个人知识服务:综合利用多种嵌入式服务方式,弱化现行个人信息环境中桌面系统、Web 系统、移动服务系统间的界限,将知识服务同个人知识活动过程、工作情境紧密相联,围绕个人知识生产链路(文献收集→数据分析→交流协作→知识创造→知识产出(发布、出版) →存档→管理) ,适时嵌入用户所需知识服务(如集成检索、知识发现、内容重组、可视化呈现、知识分享、知识管理等) 。同时以个人知识单元积累为起点、将服务过程中的知识产出进行有效组织,构建出一个不依赖于具体应用系统、适用于多种环境的虚拟个人知识空间。该空间遵循开放协议,能够在知识单元级别上在不同的应用系统间实现互操作,使“游离”态的个人知识得以聚集,不同应用场景下又可被无缝嵌入。

嵌入式馆员概念:田纳西州立大学的馆员认为:嵌入式馆员是将自己作为助教、联合指导者或联合设计者添加到在线课程的馆员。Shumaker认为:嵌入式馆员是在可扩展的一段时间内专门为某一用户(群)服务的馆员,是由用户而不是图书馆付费的,也许有一个在用户区域内的办公室。嵌入式馆员是泛在图书馆环境下图书馆员新的定位和职能要求,在该环境下,嵌入式馆员通过独特的嵌入式服务方式,把图书馆服务的触角延伸到用户的方方面面,从而为用户提供全程的贴心服务,真正做到了用户在哪里,嵌入式馆员就在哪里,嵌入式服务就在哪里。

馆员能力:用户需要的是引路人和指导者,需要的是深入到用户环境中提供更深层次的高质量服务的馆员。也就是说,馆员要走出图书馆,与用户亲密合作,去发现他们真正的信息需求;馆员要充分利用先进的信息技术,为用户提供面对面的、甚至是嵌入到用户虚拟社区的服务。

学科馆员的嵌入式服务:学科馆员运用自己的学科知识、文献情报技能和良好的服务能力,为用户提供包括检索和工具的培训、文献信息咨询、学科情报研究、研究所资源配置分析、用户个性化知识环境构建等嵌入式服务

馆员走出去:馆员担负用户服务的工作除了传统面对面的馆内服务以外,也可以随时随地将服务配送到用户的学习和科研一线、虚拟社区等。更多的图书馆员需要从物理馆舍中“走出来”,运用自己的知识、技能和智慧,到用户那里去开辟新的服务阵地和服务空间,去展现图书馆员的作为,去实现自己的潜能和价值[ 10 ]。

学科化服务:学科化服务的根本是用户信息环境的构建和优化设计,学科馆员必须在学术交流的背景之下,从用户的立场和需求出发,协调全馆和各方面的力量,融入一线,嵌入过程,提供学科化、个性化、知识化、泛在化的服务,提升用户的能力,为科学研究提供全方位的信息保障环境。

学科化服务是图书馆为适应新的信息环境、以用户的需求为中心而推出的一种贴近用户一线的新的服务模式。它打破了传统的按照文献工作流程组织科技信息的方式,而是按照科学研究的学科、专业、项目、课题等来获取、组织、检索、存储、传递与提供利用信息资源,从而使信息服务学科化,服务内容知识化。学科化服务以新一代的学科馆员为纽带,通过网络、电话、到研究所、到课题组、到现场、到虚拟社区的服务方式,将图书馆的服务延伸到用户群中,融入用户的科研过程中。因此,学科化服务渗透着泛在图书馆的理念,从某种意义上,学科化服务就是在创建泛在图书馆,是泛在图书馆功能的体现。

泛在图书馆的环境下,“ 学科化服务的主要目标是使信息服务从基于图书馆端的系统过渡到基干用户端的系统,从作为第三方系统过渡到成为具体科研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

学科馆员的任务:学科馆员的任务不是推销出上某一个图书馆,而是要将泛在的信息系统化、知识化,并通过无所不在的服务模式帮助用户构建用户需要的信息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下,用户可以无缝地、“ 一站式” 获取本馆的资源、本系统的资源、第三方资源和网络资源。用户无须关心复杂的信息来源,无须关心复杂的检索策略,无须关注经济和技术限制,而置身于一个个性化定制的信息环境中,将资源与服务与用户的科研环境有机嵌接。

原文连接:http://lijing98138.blog.163.com/blog/static/10215591020122302395298/